LoRa技术还有未来吗?

来源:内容来自鲜枣课堂 ,作者小枣君

我很久没收到LoRa的信了。就在人们有点忘记的时候,工业和信息化部的一份通知再次将其推到了风口浪尖。

就像这样:

日前,2019年11月28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第52号公告。公告的主要内容包括微动力设备的类别界定、无线频率使用限制等要求,以及一些管理规定和措施,共10项。

第七条非常重要。原文有点长。总之,这是国家明确规定的,433MHz在中国不属于ISM频段

什么是ISM乐队?ISM频段是(工业、科学和医学)频段。为了使一些工业、科学、医疗等领域的公共设备不需要申请特殊频段,世界各国都设立了一些频段,称为“可擅自使用的频段”,即ISM频段,我们通常称之为自由频段。像Wi-Fi和蓝牙一样,它们都使用ISM频段。

如果433MHz频段被国家收回会有什么问题?这和LoRa有什么关系?

很简单,Lora作为物联网通信技术,将使用433MHz频段。LoRa没有自己的专属乐队,所以它总是使用自由乐队(ISM乐队)。433MHz在一些欧洲国家属于ISM频段。

如果433MHz在中国不是一个自由频段,那就意味着LoRa不能使用它。那么,这是否意味着52号公告判处LoRa死刑?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让我们回顾一下Lora是什么样的通信技术。

LoRa基本信息

LoRa,是基于扩频技术超长距离无线传输方案。它属于一种物联网技术。

它的名字来源于“长距离”的缩写。从它的名字可以看出,它最大的特点是距离远。

起初,LoRa的原型技术是由一家法国公司cyclio开发的。2012年,该公司森特(圣特)大约500万美元。基于这项技术,Semtech推出了当前的Lora。

2013年8月,Semtech向业界发布了一款基于1GHz以下超长距离低功耗数据传输技术的新型芯片,这就是我们的Lora芯片。

一经推出,Lora以其惊人的灵敏度(-148dbm)、强大的抗干扰能力和优异的系统容量性能赢得了广泛的关注。

它可以很好地实现通讯距离长,电池寿命长,系统容量大,硬件成本低。这些正是物联网(IOT)所需要的。

表格来源:全球物联网观察

Lora推出后,森特公司不遗余力地推广Lora技术。

2015年,Semtech领导成立了国际LoRa联盟创始成员包括IBM、Cisco和著名半导体制造商microchip。此外,该联盟还吸引了许多电信运营商,如SingTel、KPN、Swisscom和belgacom。

一项技术能否着火,取决于其生态营是否强大。

国际LoRa联盟成立时,特别注重生态系统建设。在联盟的带动下,LoRa的产业链已经相当成熟,相关厂商从底层芯片和模块到设备制造和系统集成。

来源:LoRa联盟网站

在此基础上,LoRa发展迅速。

据最新数据显示,全球LoRa联盟有500多个成员,121家运营商部署了LoRa网络,全球有近1亿个LoRa节点。美国、法国、德国、澳大利亚和印度等国都有楼兰。早在2016年上半年,荷兰KPN电信和韩国SK电信就部署了覆盖全国的Lora网络,提供基于Lora的物联网服务。

LoRa联盟主要成员的代表

在国内,2016年1月,中兴通讯牵头并发起成立中国LoRa应用联盟(Claa),旨在推动LoRa产业链在中国的应用和发展。目前,联盟成员超过1200人。2018年,中国LoRa芯片出货量占全球一半以上,中国已成为LoRa产业生态的最大市场。

LoRa的网络结构相对简单:终端节点采集数据,发送到网关基站,汇总到网络服务器,最后发送到应用服务器。如下图所示:

LoRa组网简图

LoRa网关(图片来自克拉官方网站)

命运多舛的LoRa

回到开头。

433MHz的禁令等于LoRa的死刑吗?

答案是-不。

因为LoRa使用的频率超过433兆赫。准确地说,433、470、868和915MHz频段都可以是Lora频段。

中国目前使用的是什么频段?470-510MHz

公告52指出:“470-510mhz”,“仅限于在建筑物、居民区和村庄中的小型网络应用,并限制在任何时候进行单信道传输。”

虽然有限制,但并不禁止使用。所以52号公告没有判处LoRa死刑

如果我们真的想说死刑,工业和信息化部在2017年12月的另一个公告是,几乎完全禁止LoRa。

2017年12月,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了《微功率短距离无线电发射设备技术要求(征求意见稿)》。在意见稿中,工业和信息化部将民用无线电测量仪器使用的470-510mhz频段,即LoRa用于组网的频段限制在单频点,不用于组网应用。

如果这份意见稿成为正式文件,那么LoRa就真的停业了。

为了挽救LoRa,当时,国内外所有与LoRa相关的企业都成立了一个小组,与工业和信息化部无线电管理局进行沟通和谈判。最后,时隔一年,工业和信息化部在认真梳理分析反馈意见的基础上,于2018年11月28日对草案进行了完善和修订,放宽了限制,允许470-510mhz用于组网应用。

2019年4月2日,广电总局还专门举办了小型研讨会(20多家企业参加),讨论行业对2018年底第二次征求意见稿后反馈信息的处理意见。

从那以后,LoRa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个52号公告,其实与工业和信息化部之前的文件是一致的,也是LoRa生存的一种方式。

LoRa的未来

LoRa的命运之所以有如此多的曲折,与其自身的定位和竞争对手有很大关系。

作为低功耗宽覆盖物联网(lpwan)技术之一,Lora最大的竞争对手当然是NB-IOT。

WLAN是短距离的物联网,如Wi-Fi和蓝牙

Lora、Nb IOT等都是lpwan物联网

NB-IOT和Lora具有非常相似的技术特点,都是低功耗、覆盖范围广、适合大规模连接的场景。然而,Nb-IOT是为运营商建立网络和提供服务,而Lora是为自建网络。

表格来源:全球物联网观察

很多人认为自建网络很麻烦。直接使用运营商网络不是很好吗?

不一定。

对于许多企业来说,他们不想把数据交给运营商。而且,厂区内的网络如果自行部署,显然具有自主性,更灵活实用。

由于用户的需求,Lora推出后得到了众多企业的支持,产业链也得到了快速发展。

在国内,阿里和中兴是LoRa最忠实的支持者和推动者。腾讯后来加入了LoRa阵营,就连作为运营商的中国联通也支持LoRa。2018年,腾讯发布了首个国家级LoRa平台。

LoRa营的策略很简单:努力工作,建立和使用互联网,实事求是。如果LoRa网络形成规模效应,产业链足够强大,自然会增加政策的生存空间。

LoRa引起争议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它致命的弱点,那就是芯片。

LoRa芯片是LoRa整个产业链的起点和核心。LoRa芯片底层技术的核心专利权掌握在胜华科技手中。芯片或模块企业通过Semtech授权的IP开发Lora芯片或直接使用Semtech芯片开发SIP级芯片。目前,全球只有STM和aliyun IOT(ASR实现的芯片)获得Lora的授权。其他技术,如微芯片、深圳华普、国电、群东科技等,也通过获得LoRa晶圆推出了SIP级芯片或模块。

这家Semtech公司是一家美国公司。

不需要我多说,是吗?总之,这个问题非常敏感。

不过,LoRa阵营的支持者认为,森特克对LoRa的控制并不像预期的那样武断,不可能阻止招供。我仔细研究了他们的理由,发现他们不是很有说服力。我在这里有预订。

从Semtech的情况来看,像上海先锋微电子这样的企业正在做相关的替代品。我想这可能是个好办法。如果能够自主控制,像Lora这样的ad hoc网络方案应该更有希望。至少在政策上有更大的生存机会。

相比之下,Nb-IOT要好得多。

今天,与过去不同的是,Nb-IOT现在已经成为5g MTC场景的真正标准。事实上,这意味着NB IOT是5G。GangJangMangRun,3GPP亲儿子,开放生态,灵活进化,国家主推,运营商平台,这些NB IOT的优势都无法与Lora媲美。

事实上,它们已经从竞争关系演变为共同发展关系。毕竟,这和数据服务和Wi-Fi之间的关系是一样的。NB-IOT很难完全消除Lora,Lora也不能动摇NB-IOT的地位。这是长期发展和共存的唯一途径。

对于52号公告也有不同的解读。支持LoRa的人认为这是“靴子终于掉下来了”,而且没有禁令,说明国家是支持LoRa的。反对LoRa的人士认为,这一宣布进一步限制了LoRa的居住空间,但也留下了一些空间。

公众说公众有理由,女人说女人有理由。总而言之,我个人认为LoRa的政策前景仍然不明朗,而且这种情况可能会继续下去。对LoRa营地来说,现在不是开香槟的时候。为了LoRa的生存,需要很长时间的坚持和努力。

好吧,这就是我们今天的情况。谢谢你的耐心。下次见!

说明:LoRa应用学习站通过公开互联网收集、整理并转载有关LoRa及物联网应用解决方案,以供广大LoRa应用开发者和爱好者共同学习交流和参考运用到实际生产生活中。本站所有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并衷心感谢您的付出,由于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原创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放在本站,请及时通过以下留言功能通知我们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如果您希望保留本文在LoRa学习站,但希望文章末尾提供对作者的致谢或者产品、网站交换链接的,也请将需求写入以下留言栏中,谢谢您的支持。让我们共同努力,打造万物互联的未来美好生活!

您的留言或需求: